分手后更快乐

所属栏目:手机社区 2020-06-19 04:39:39 来源于:http://www.058am.com
女性如何度过分手、甚至是离婚的日子?已经有越来越多观察指出分手并非难以承受之痛,并甚至逐渐成为摆脱束缚的同义词。对现代女性而言,分手过后的日子能否过得更好,才是关心的重点。当法国社会学家FrancoisdeSingly为了他的新书《分手后的女性》,而沉浸在一百多个女人分手故事中,他很惊讶地发现在不同案例中共通的常数:所有的人在历经危机、撕裂、与痛苦后,最后都高唱「自由之歌」。感受到自由、重新找到自我与命运再度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喜悦……细节显示:没有例外,所有女性都提到因为能够自由运用时间产生的狂喜。这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事实上这就是今日自主的定义。」这位家庭两性社会学家强调:「主宰自己的时间而不需考虑另一个人,就是重新找回自我。」当75%的分手是由女性提出,就表示她们不再惧怕分手?分手后更快乐寻求自我的幸福感解除义务型的分手不是最近才有。始于七○年代,当时女性希望不只是服侍先生的配偶以及母亲,更要求能做自己。历经以孩子利益优先且分手与忧郁画上等号的年代,女人又重新寻求从两性关係解放出来的幸福。「我最好的姊妹淘告诉我,一旦做出决定,妳就等于有了翅膀。」42岁的Elsa娓娓道来:「我当时的感觉是,无论发生什幺,我会是这一团乱的夫妻关係中的赢家:我留下来,因为问题解决了。或是我离开,展开全新的生活。」然而,在当下,还是很难下决定:担心伤到孩子、孤独一人、成为统计数字上贫穷化的单亲家庭……「由于薪资与职场上的不平等,女性因为分手而付出沉重的代价。」Fran?oisdeSingly说:「她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出像是『早知道会那幺辛苦,我就留下来了。』这类悔不当初的话。所付出的代价在能够重新掌握自己生活的感觉旁显得微不足道。」然而我们不再身处女性感觉消失在伴侣生活之中的年代,女性也不会因离婚就陷入毁灭的绝境。「当我离婚时,我失去一切。」自己女儿也正在离婚的Fran?oise陈述:「我当时是先生的助理,并没有自己的社交圈。一夕之间,我什幺都没了。跟女儿的状况完全不同。她比较晚婚,结婚时已有工作以及自己的朋友……她不知道,因为她在痛苦之中,但她运气比较好,可以仰赖身边的这些资源。」投入越深伤越重在两性共同生活中投入最多的人总是受伤最深。「夫妻生活就像金融机构:遇到危机与歇业时,损失与投资成正比。」Fran?oisdeSingly强调:「所有女性都在与伴侣建立的「我们」以及「自我」间寻求平衡。但当她们感到独自承担「我们」的重担,而另一半把「我」摆在第一位时,她们会要求调整,或以离开收场。」「我感觉独自一人建立起「我们的世界」。我希望他能带孩子去看医生,我们能够更团结一些...」C?cile描述,她是两个分别为11与14岁女孩的妈:「我在这段夫妻生活中感到非常孤独。似乎扮演除了自己以外所有的角色:迷人但不负责的幼稚女人、承担所有责任的母亲,不是却有点像是未婚妈妈、和先生吵架抱怨夫妻生活神经兮兮的女儿……」分开后,根据她的描述「所有这些刻板形象都消失了。我背后不再有个批评我的男人。自由自在做我自己。大大地鬆了一口气」。重拾个人发展「即使他们比以前参与更多的家庭生活,男人永远不明白女人期待他们投入共同生活之中。」Fran?oisdeSingly强调:筹画假期与週末、圣诞採购、还有夫妻间的问题、以及性事,「我独自做了6年的两性治疗。」Elsa讽刺地说:「我应该叫他付一半费用才对。」Mira的另一半,是个照顾孩子的父亲,他也不知道两人的问题在哪。「他过分焦虑,在所有事情上都责备我。他好像进入一种竞赛,看谁是最优质的父母。所有都是筹码:购物、三餐、渡假……他说:我们10点出发,然后他坐在驾驶座上,将孩子放在后座,就不再移动直到我整理完行李。有一次在森林里,孩子玩得很高兴,他臭着一张脸,我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一年后,女儿告诉她:「妈,我从不知道妳是个如此快乐的人。」Mira强调:「我离开是因为我们的家庭生活像地狱一般,并非因为无法实现自我。」我不像那些女性朋友,她们离开是因为婚姻阻碍她们的「个人发展」。字眼本身就让她不自在。彷彿对方只是个工具,不需要时就可以丢弃。「然而,这却越来越常成为分手的原因,特别是在三十多岁女性身上。」Fran?oisdeSingly发现。一本在瑞典引起论战的书「快乐,快乐」中,十几个「被解放」的人高唱离婚之歌,一个女性主义组织的创办人把分手当成是「自我实现的一个阶段」。但我们谈论的是什幺?对Fran?oisdeSingly而言:「在学生时代或刚开始工作就过两人生活的年轻女性有时会觉得她的伴侣不了解她成为什幺样的人了。」他想要孩子,她不想。她以前非常仰赖他的鼓励,现在不再需要。「如果两性生活不再是她发展的温床,她準备好进入另一阶段的生活。」无悔无恨。相信爱情与婚姻的价值「我们仍相信爱情。」36岁的Dani?le说:「我们甚至会结婚,因为这可以让人安心。」但在22岁到30岁之间,我们会做很大的改变,另一半却不一定会改变。这是发生在Dani?le身上的事:「共同生活8年后,看到他还是和相同的朋友在一起,回家后抽菸,听他告诉我我不适合工作,永远无法成功。因为可以帮他一点忙,所以我就依赖他生活。我整个失控。他不希望看到我成为女人。我开始工作,遇到一个用信任眼光看我的男人,这是导火线。我离开了,这个决定推我向前走。很快地,我在工作上成功,也建立了家庭。离开他让我完全自由。从此我对自己面对生活中种种困难的能力有十足的信心。」分手之后生活仍继续下去,或独行或两人结伴而行。分手:她们没说的事在《分手后的女性》这本书中被访问的女性从未把性生活不满足,摆在首要的分手原因。「没错,她们没在访谈之中提到,除非是外遇的案例。」作者Fran?oisdeSingly观察到。在心理医师的诊间里,这虽不是唯一但却也是隐藏的分手原因之一。「这不是最先被提出来,而是我们自己发现的事实。」心理分析师与两性关係治疗师MartineTeillac指出:「但我们可以提出疑问: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先失去慾望或先被对方贬低?当一名女性总是被伴侣批评或忽视,你怎能希望她对他仍存有慾望?我们向男人喊话:女人需要一种令人安心、温柔与享乐的关係才能享受欢愉。否则,她们会进行性罢工,这是无限痛苦的来源。PHOTOS;CORBIS TRANSLATE:BLANDINETIEN EDIIT:CHELSEACHEN想了解更多全球流行资讯请上www.elle.com.tw
相关文章